宣传理论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宣传理论
民族精神与兵团精神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18-11-16 15:39:32 【字号: 】 编辑:宣传部闫永平

兵团精神不是偶然产生的,而是有着深厚的民族精神根基,是在民族精神这一沃土中孕育出来的一种具体的精神成果。民族精神是兵团精神形成的深厚土壤和文化基因,兵团精神从民族精神的土壤中产生和发展壮大,以爱国主义传统这一民族精神的核心作为热爱祖国、忠诚奉献的崇高精神追求;以团结友爱传统这一民族精神中最重要的内容作为凝聚各族群众,维护民族团结的鲜明精神特质;以自强不息传统这一民族精神中最可贵的品格作为克服各种困难,创造不朽业绩的强大精神支柱;以爱好和平传统这一民族精神中最宝贵的基因作为巩固祖国边防,维护社会稳定的崇高精神风貌。从最本质的意义上说,兵团精神就是中华民族精神在新中国屯垦戍边实践中的具体体现,两者所体现的精神脉络、精神追求和精神风貌是完全一致的。

一、爱国主义传统与兵团精神

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在漫长的繁衍生息过程中逐渐形成的渗透在这个民族思想文化、思维模式、伦理道德、风俗习惯、心理结构、语言文字、行为准则之中的共同的价值观和精神传统,反映了一个民族对待社会、自然、人生的独特视角和态度,体现了一个民族爱本民族、爱国家、爱家乡的深厚情感和自觉行为。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的脊梁,是一个民族信心和力量的源泉,是一个民族长期实践的积淀,是民族文化和民族特质最本质、最集中的体现,是一个民族生生不息、薪火相传的不竭力量源泉。

中华民族已经走过了5000多年的文明历程,在古老的中华大地上,勤劳、勇敢、智慧的各族人民共同开拓了幅员辽阔的国土,共同缔造了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共同发展了悠久灿烂的中华文化。在5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我国各民族在抗击帝国主义侵略,反对封建势力压迫,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民主的伟大斗争中,经过相互交流和交融,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这种民族精神永远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精神支撑,是全体中国人的精神之根,是中华民族的生命所在、力量所在、希望所在,也是包括兵团精神在内的各种具体精神成果得以形成的丰沃的历史土壤。在民族精神中,爱国主义始终是核心和本质,是几千年来不变的主题,是中国人最基本的素质要求,是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和优秀美德。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屡遭侵略而不亡,历经劫难而不衰,就是因为有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为了民族的独立、解放、发展和强大,前赴后继,进行了不屈不挠的奋斗,留下了无数可歌可泣的爱国主义英雄事迹。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祖国的命运和党的命运、社会主义的命运是密不可分的。只有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相统一,爱国主义才是鲜活的、真实的,这是当代中国爱国主义精神最重要的体现。今天我们讲爱国主义,这个道理要经常讲、反复讲。”在当代中国,爱国是与爱党和爱社会主义联系在一起的,具有不可分割的统一性。

兵团事业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组成部分,同样是在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推动下发展起来的,这种民族精神同兵团实践的结合造就了兵团精神。从一定意义上说,兵团精神是民族精神在新疆屯垦戍边特殊历史环境下的集中反映,没有民族精神历史土壤的深厚积淀,是不可能有兵团精神的产生和发展的。在半个多世纪的屯垦戍边实践中,兵团人始终牢记所肩负的屯垦戍边历史使命,始终以强烈的爱国热情和爱国行动全身心地投入到履行这一历史使命之中,时刻以维护国家的最高利益和民族的根本利益为己任,他们用自己的青春、热血甚至生命捍卫了祖国的尊严和领土的完整,用实际行动诠释了爱国主义的真义。兵团人还把爱国主义这一信念具体表现为对新疆各族人民的热爱、对兵团事业的热爱、对团场的热爱、对火热屯垦生活的热爱,坚信热爱劳动、热爱生活、建设边疆、服务边疆,就是爱国主义的具体体现。在他们当中,涌现出一大批热爱祖国、不惜流血牺牲的典型模范,使热爱祖国贯穿到兵团实践中的各个方面,集中展现和发扬光大了民族精神中的爱国主义精髓,使爱国主义成为兵团人最鲜明的特征和风采。率领军垦战士挺进塔里木、建起阻隔塔克拉玛干和库姆塔格两大沙漠合拢的“绿色走廊”的南泥湾大生产劳模谢高忠,1969年为反击苏联军队入侵英勇牺牲的九师一六一团女职工孙龙珍烈士,在六师北塔山牧场服务各族群众40载的“新中国成立60年感动中国人物”、上海知青李梦桃,“巴尔鲁克山的天使”19年如一日为各族牧民行医治病的马背医生梅莲,“昆仑之子”“全国优秀乡村医生”、三师叶城二牧场医生姜万福……在一个个典型模范身上,集中、鲜明、生动地展示了兵团人以国为家、为国牺牲、为国奉献的精神风貌。这种对祖国无条件的几十年如一日的忠诚,一辈子无怨无悔的忠诚,来源于对祖国的依恋感、自豪感和责任感,凝聚形成了全体兵团人最基本的共同价值追求,构成了兵团精神的灵魂,突出展示了兵团人热爱祖国的高尚情怀,集中展示了兵团精神对民族精神中爱国主义核心的弘扬。

二、团结友爱传统与兵团精神

民族精神是团结凝聚全国各民族的强大纽带,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没有强大的凝聚力,就等于一盘散沙,就会四分五裂;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没有强大的凝聚力,也就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凝聚起来的民族才是强大的民族,团结一致的国家才能拥有强大的综合国力。团结友爱是中华民族精神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内容,为中华民族在历史长河中生生不息、薪火相传,抵御外来侵略、赢得独立和解放,摆脱贫穷落后、加快自身发展、走向繁荣富强,提供了强大的精神支撑。

我国幅员辽阔,地域广大,民族众多,文化多样,风格各异,只有超越民族、血缘、语言、地域等方面的差异,超越阶层、行业、职业、利益等方面的差异,大力弘扬团结友爱的民族精神,形成各民族团结和睦的牢固精神纽带,增强对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向心力和归属感,才能把各族人民的思想和行动统一起来,把他们的智慧和力量凝聚起来,各民族相互依存、休戚与共的紧密联系才会更加巩固,安定团结、繁荣发展的大好局面才能得到有力保障。新中国的成立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特别是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弘扬以团结友爱为特征的民族精神创造了新的有利条件。新中国成立以来,各族人民高举民族精神的旗帜,和衷共济、和睦相处、和谐发展,同心同德、团结友爱、共同奋斗,把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都激发出来,汇聚起勇往直前、开拓奋进的民族伟力,携手推进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展现出巨大的民族向心力、凝聚力,展示了无比的自信和豪迈的气度。在前进过程中克服了来自政治领域、经济领域和自然界的种种困难和考验,顶住了来自国内外的种种压力和挑战,使国家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巨轮乘风破浪、胜利前进,谱写了自强不息、团结奋进的壮丽史诗,迎来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在团结友爱的民族精神的推动下,各族人民积极投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团结一致、奋发进取,快速行进在不断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航程中。

兵团精神是民族精神中团结友爱传统在新疆的重要体现。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不同民族共同聚居生活的地区,各民族之间的团结交流共同促进了历史上千年之久的丝绸之路的繁华,共同抵御了近代以来帝国主义侵略的图谋,体现了团结友爱的传统。新疆目前居住着55个民族的成员,其中仅解放之初生活在新疆的世居民族就有13个。不同民族各有其独特的语言文字、宗&教信仰、风俗习惯,但由于历史上各族封建统治者制造民族隔阂和民族仇视,特别是近代以来境外敌对势力和分裂势力极力破坏民族团结、制造民族分裂,导致新疆民族关系紧张。新中国成立以来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三股势力”和西方敌对势力一直不遗余力地支持怂恿、策划煽&动新疆的民族分裂活动,使促进各民族团结友爱成为新疆稳定发展的重要任务。早在兵团的前身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新疆之际,毛泽东就指示:“你们到新疆的任务,是为新疆各族人民多办好事。”强调了维护新疆各民族团结友爱的极端重要性。兵团成立时,毛泽东明确赋予兵团生产队、工作队、战斗队“三个队”任务,其中工作队任务的核心内容就是维护民族团结、促进新疆各民族团结友爱。在兵团创业过程中,毛泽东又指示“不得与民争利”,明确了在经济生活中维护民族团结友爱的指导原则。在兵团半个多世纪的发展过程中,历代中央领导集体都反复强调兵团对维护民族团结的重要意义,使维护民族团结成为兵团屯垦戍边使命的重要内容,也成为兵团人鲜明的精神特质。几十年来,兵团坚持不懈地促进民族团结、兵地团结,每年抽调大批技术人员到附近的县、乡、村举办种植、农机等各类培训班,赠送种子、农药、化肥、生产工具,推广先进技术,培养各方面人才,帮助发展经济社会事业,为各民族送医送药、助学办学、扶贫帮困,给予了各方面的帮助。在历次各族群众生命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自然灾害中,兵团都能够发挥行动迅速、就近就便的组织功能,最早赶到现场展开救灾抢险,帮助各族群众渡过难关。兵团各团场、企业、连队职工群众,同附近地方县、乡、村各族群众坚持开展互学共建活动,经常走动、互结对子、互挂干部、互帮互助,涌现了李梦桃、梅莲、姜万富等一大批兵地团结、民族团结的先进典型,增进了各民族间的深厚感情,有效抵制了“三股势力”和西方敌对势力的分裂煽&动,使民族精神的团结友爱传统在新疆得到了发扬光大。

三、自强不息传统与兵团精神

自强不息是民族精神中最重要的品德,任何一个民族,如果没有昂扬奋进的民族精神,没有坚忍不拔的民族品格,没有万众一心的民族志向,就不可能在世界民族之林中拥有自己的地位和影响。勤劳勇敢、刚健有为、百折不挠、自强不息,是中华民族最可贵的民族品格。这种民族品格维护了中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发展模式,使中华文明传承不辍,成为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使中华民族饱经沧桑而不亡,历尽磨难而新生,赋予了中华民族异常丰富深刻的生命体验。

自强不息源于《周易》第一卦“乾”的释义,即“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周易》把乾、坤二卦作为天地万物变化的基础和六十四卦中其余各卦产生发展的前提,相应地把乾卦的“自强不息”和坤卦的“厚德载物”特性作为我们民族和个人安身立命的基石,使自强不息成为中华民族最重要的精神特征。自强不息激励着中国人民崇尚气节,敢于扶正祛邪,即使危及生命,也视死如归、决不失节。从孟子“善养浩然之气”与“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到苏武北海牧羊19载,再到文天祥的《正气歌》,都充分体现了见义勇为、当仁不让、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崇尚气节的精神。自强不息赋予了中华民族深刻的忧患意识与奋发有为的不懈追求,从霍去病的“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到班超的“大丈夫当立功异域,封万里侯”;从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到岳飞的“精忠报国”;从陆游的“位卑未敢忘忧国”,到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再到林则徐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盖以身许国,但求福国利民”,都反映了这种在忧患中自强不息的精神。在我国近现代史上,面对国家民族生死存亡之际,这种自强不息的忧患意识体现为心系国家、民族利益、救亡图存的思潮和行动。自强不息促进了中华民族的变革意识与变革精神,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注重“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面对中国近现代民族和国家的种种危机,爱国志士前赴后继地探寻救亡图存、革除时弊、变法图强、实现现代化的真理,最终找到了马克思主义的道路。自强不息赋予了中华民族饱经沧桑而生生不息的生命体验,千百年来,中华民族能够历经磨难而不衰、饱尝艰辛而不屈、千锤百炼更坚强,靠的就是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民族品格。越是困难时刻、越是在挑战面前,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越能彰显其独特作用。近年来,全国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和衷共济,夺取了抗洪抢险、抗击非典、抗击雨雪冰冻灾害、四川汶川和青海玉树抗震救灾、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等重大事件的胜利,生动展现了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展现了社会主义中国坚不可摧的伟大力量。自强不息赋予了中华民族崇尚艰苦奋斗的优秀美德,我们党正是通过弘扬这种自强不息、艰苦奋斗的精神,才能团结带领各族人民不断克服各种艰难险阻,不断夺取革命、建设和改革的新胜利,这也使艰苦奋斗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一贯作风和重要品质。当前全国人民正处在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关头,前进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还会遇到各种风险和挑战,尤其需要大力弘扬自强不息、艰苦奋斗的民族精神。

兵团的屯垦戍边事业是一项开创性的事业,开创性的事业特别需要自强不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坚忍不拔、艰苦奋斗的精神。屯垦戍边的特殊使命、党政军企合一的特殊组织形式、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特殊的新疆区情、特殊的农工建商服综合经营、特殊的职工身份、特殊的领导体制和管理体制,决定了兵团与新疆地方和内地省区相比有太多的不同和个性。发展兵团的屯垦戍边事业,壮大兵团的综合实力,没有现成的、普遍的经验和模式可以照搬。要建设好兵团、发展好兵团,只有从兵团实际出发,把立足点放在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上,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依靠艰苦奋斗,克服前进道路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兵团事业是一项在新疆的万古荒原上白手起家、艰苦奋斗创办起来的重要事业,面对一穷二白的条件,兵团人挖地窝子、铺树枝杂草当床,自己制做各种简易工具生产,节衣缩食、献出军费、转业费、伙食补助作为集资兴业的启动资金,用人来拉犁,吃树叶草根、化盐水充饥;超强的劳动使服装磨损严重,就将长袖剪成短袖、长裤剪成短裤;以忘我的劳动和突出的艰苦奋斗精神,在亘古荒漠中创造了不朽的业绩:开创了新疆现代农业的先河,建成了一大批灌溉渠系配套、林网化、大条田、机械化、大规模的现代化国有农牧团场,发展了新疆现代工业和服务业,形成以轻工、纺织为主,煤炭、建材、电力、化工、机械等门类较多的工业体系;兵团不仅在茫茫戈壁荒漠上建成一个个田陌连片、渠系纵横、林带成网、道路畅通的绿洲生态经济网络,使大片荒漠变成了良田,不毛之地有了人烟,创造了人进沙退的典范,形成了106.4万公顷、占到新疆现有耕地1/3的新绿洲;而且大力进行小城镇建设,使许多垦区成为经济、文化繁荣之地,团场和师部所在地逐步成为当地社会的经济中心、文化中心,石河子、五家渠、阿拉尔、图木舒克、奎屯、北屯等一大批新兴城市出现在新疆大地上。这正是百折不挠、顽强拼搏、自强不息伟大民族精神的生动展现。从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兵团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不断发展壮大的历史就是一部艰苦奋斗的历史,靠艰苦奋斗创业、靠艰苦奋斗发展、靠艰苦奋斗铸就辉煌。在兵团屯垦戍边实践中产生凝聚而成的自强不息的精神,是兵团人的强大精神支柱,是兵团人精神风貌和崇高品质的集中体现,是贯穿兵团事业始终的精神特质。

四、爱好和平传统与兵团精神

爱好和平、反对侵略是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也是民族精神的重要内容。中华民族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历来有着追求和平的理想和自觉,中华文化特别强调“和谐”“和为贵”、“讲信修睦”“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怀柔致远”,但也从来不向任何霸权势力低头,历来具有不畏强暴、反抗侵略的光荣传统,始终有强烈的保边守土意识,这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最鲜明的体现。当遇到外敌入侵时,中华民族总是不畏强暴,勇敢地抗击外来侵略,争取和捍卫民族独立,这在中国近现代史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面对一次次的异族入侵和奴役,中国人民进行了英勇的反抗和奋争,涌现出岳飞、文天祥、郑成功、左宗棠等无数可敬可爱的民族英雄,留下无数可歌可泣的爱国主义功绩。近代以来,中国饱受西方列强欺凌,当时西方人普遍认为中国必然像奥匈帝国、奥斯曼帝国等一样,会分裂为无数的国家。但是,他们的预言失败了。在亡国灭种的危机面前,中华民族不仅没有分裂,反而“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打败了侵略者,赢得了民族的独立、自由和统一。中华民族之所以能够浴血奋战、浴火重生,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有着爱好和平、抵抗侵略、保边守土的民族精神作支撑。鸦片战争、中法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日军侵华战争等每每使中国一步步陷入半殖民地的历史深渊,然而,每一次战争也使中国人产生了深重的民族危机感,爱国主义精神的大旗反而高高飘扬。西方列强把中国变为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过程,同时也是中国人民同仇敌忾、共御外侮、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过程。随着帝国主义侵略的加深,中国人民反抗的烈焰也愈加熊熊燃烧。从太平天国革命,到戊戌变法,从义和团运动,到辛亥革命,中国人民反抗侵略的决心和行动从来没有丧失过。抗日战争爆发后,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指引下,终于赢得了百年以来中华民族反侵略战争的第一次完全胜利。新中国的成立,使中华民族赢得了失去百年的独立、自由和尊严,彻底打破了帝国主义侵略瓜分中国的梦想,成为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

兵团担负着屯垦戍边的历史使命,承担着巩固祖国边防和维护新疆稳定的重要职责。半个多世纪以来,几代兵团人怀着对祖国的赤胆忠心,扎根天山南北,创业戈壁荒原,义无反顾地在绵延几千里的国境线上戍边,成为共和国不穿军装、不授军衔、不拿军饷、永不换防的哨兵。“国土在我心中”、“生态卫士”和“国土卫士”、“共和国最伟大的公民”、“永不移动的生命界碑”是对兵团人追求和平、维护国家安宁行为最高评价。正是这种赤胆忠心使兵团人默默无闻、甘于清贫地坚守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前赴后继、义无反顾地冲向祖国利益受到威胁的地方,牢牢地守卫着祖国的领土和安全,用奉献、热血和生命奏响了追求和平、维护安宁、反对侵略的时代最强音。当全国胜利之时,战功卓著的兵团老战士们并没有留在繁华的内地城市,征尘未洗就来到祖国最需要的边疆,在沙漠周边和边境沿线扎下根来默默守卫着祖国的安宁。1962年中国对印自卫反击战中,兵团人自觉担负起了支前运输任务,他们克服了高原气候和复杂地形以及交通不便等各种困难,冒着炮火硝烟活跃在各个战场上,及时保障了部队的物资供给,为反击战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同年“伊塔事件”发生后,兵团数万干部职工为了边境的安宁和国家的需要,毫不犹豫地离开刚刚安定下来的家园,赶赴数百公里之外的事发地点执行“三代”(代耕、代牧、代管)任务,迅速稳定了局势。随后,兵团又在长达2019公里长的边境沿线,在条件艰苦、人迹罕至的边境地区,重新艰苦创业,建立了58个边境农场,干部职工把粮食种到边境线旁,把羊群放到国境线上,同边防军一起站岗放哨,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着国家利益,筑起了屯垦戍边的国防屏障。十师一八五团把团部建在所谓的“争议区”里,当山洪引起界河改道、威胁我国55平方公里的国土安全时,全团紧急动员起来与洪水搏斗16个昼夜恢复了边境原貌。九师一六一团女职工孙龙珍在祖国领土受到侵犯时挺身而出英勇牺牲,被自治区授予“革命烈士”称号。兵团人具有戍边维&稳的强烈自觉,始终牢记使命,无论外敌入侵还是历次“三股势力”作乱或是各种自然灾害的发生,只要国家利益和群众生命财产受到威胁,兵团人总是冲在最前面。兵团人还积极参与平暴制乱、稳定局势、执勤巡逻、守卫重点目标、向群众宣传讲解党的方针政策等,成为反对民族分裂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宗&教极端势力“三股势力”和各种敌对势力的中流砥柱。因此维护社会稳定和祖国统一、巩固祖国边防是几代兵团人不变的行为追求,是民族精神中维护和平安宁的崇高追求和兵团人精神风貌的生动体现。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您是第位来访用户

主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    承办:七师信息管理技术服务中心    新ICP备07500204号    公网安备66070002000051
copyright © 2018 nongqishi inform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标识码:BT07000012    联系电话:0992-6687114    e-mail:btnqsx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