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噶尔文艺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准噶尔文艺
阿吾斯奇草原历险记(十四)
信息来源:文联张鲁文 日期:2017-12-20 12:39:53 【字号: 】 编辑:文联张鲁文

十四、天罗地网

 

阿依古丽躺在家里,想着居马汗和巴图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今天他俩没有来找她,昨天居马汗告诉她说,让她在家休息。可阿依古丽在家里躺不住,她想着居马汗和巴图肯定去昨天捡石头的叔叔说的那个地方了。她下了床。昨晚回来,阿依古丽的脚让医生看了,又抹了药,妈妈用热毛巾给她敷了,还给她按摩揉了很长时间,她睡了一晚上,今天走路不是很疼了。

阿依古丽出了门,去了巴图的家,巴图不在家。他又去了居马汗的家。居马汗的爷爷说居马汗骑着马玩去了。阿依古丽想说,他们不是去玩,是去找证据去了。可她没说。居马汗让她保密,不能乱说的。

出了居马汗的家,阿依古丽感到脚有些疼,是刚才走路快了。她来到院子门口的胡杨树下,背靠着胡杨树休息了一会儿。这时候,她看到了帕提古丽老师。

帕提古丽是年轻的哈萨克族老师,是新疆师范大学毕业的大学生,长得鲜花一样美丽,男生女生都喜欢她,她也喜欢和学生们一起玩游戏。上课的时候,她讲话就像唱歌一样好听,学生们都喜欢听她讲课。看到帕提古丽老师走来,阿依古丽不知怎么回事,泪水就流出来了。

帕提古丽老师看到阿依古丽背靠在胡杨树上,就急忙走来,问道:“阿依古丽,你怎么了?”

阿依古丽抹着泪说:“帕提古丽老师,我脚疼。”

帕提古丽老师把阿依古丽抱在怀里,心疼地说:“脚疼?怎么不在家里呢?咱们去医务所看看。”

阿依古丽在帕提古丽老师怀里感到了特别的温暖,泪水也没有了。她说:“脚不疼了。”

帕提古丽老师惊讶了,说:“我抱你脚就不疼了?”

“真的,帕提古丽老师。刚才还脚疼呢,你抱着我就不疼了。”阿依古丽在帕提古丽老师怀里撒娇。

“既然这样,我就多抱你一会儿。”帕提古丽老师抱着阿依古丽又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找居马汗?他不在家?”

阿依古丽不想说谎话,帕提古丽老师是她喜欢的老师,不能欺骗她。她就老老实实地说:“居马汗和巴图去找证据去了。”

帕提古丽老师问道:“找什么证据?”

阿依古丽就把昨天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帕提古丽老师。帕提古丽老师听了阿依古丽说的话,感觉到这件事非同小可,是很大的事情,也觉得居马汗和巴图今天去找证据肯定有危险,她就说:“走,咱们去派出所。”

阿依古丽问道:“不等居马汉和巴图他们回来吗?”

帕提古丽老师说:“我有预感他们出事了,去找警察叔叔帮忙吧。”

帕提古丽老师扶着阿依古丽来到了派出所,找到了吾普尔所长。吾普尔叔叔认真听了阿依古丽说的话,立即召集了全所的警察,带上枪,开上警车出发了。

两辆警车在戈壁滩荒漠上飞驰。阿依古丽和帕提古丽老师坐在吾普尔叔叔的车里,后面的警车里全是警察叔叔。警车开得很快,阿依古丽觉得就像飞机一样,比马跑得快多了。他们来到了魔鬼城,阿依古丽指着一个方向告诉吾普尔叔叔,警车就朝那个方向奔去。

阿依古丽看到了草原上的两匹马,就说:“那是居马汗和巴图骑的马,就是那里。”

他们来到两匹马的跟前,看到了山坡下的冬窝子。远远望去,一个人骑着马走了,一辆小轿车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阿依古丽指着那个骑马的人,说道:“那个骑马的人,太像沙拜了。”

“那个车呢?”帕提古丽老师问道。

“我们没看到那个车,听捡石头的叔叔说有一辆车,肯定是这辆车。”阿依古丽说。

吾普尔叔叔拿出对讲机,对着对讲机说道:“立即追上那辆车。”

司机拉响了警报器,警笛鸣叫着朝那辆车飞去。

阿依古丽望着骑马的那个人问道:“吾普尔叔叔,骑马的沙拜跑了。”

吾普尔叔叔说:“他跑不掉的。”

帕提古丽老师搂着阿依古丽安慰地说:“放心吧,吾普尔叔叔有计划的。”

阿依古丽不说话了,看着前面的那辆车越来越近了。那辆车好像喝醉酒一样,在魔鬼城的山坡上摇摇晃晃跑着,不一会儿就不跑了,就像醉汉一样趴在地上不走了。从车里下来了几个人,乱跑起来。

两辆警车停在了那辆车跟前,吾普尔叔叔下了车,指挥着警察们朝那几个人追去,边追边喊道:“不要跑了,再跑就开枪了。”

大肚子胖子跑不动了,一下就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黑汉子拉他拉不动,就不管他了,自己跑了。他们几个人朝魔鬼城深处跑去。

“砰!”一声枪响。

阿依古丽吓了一跳,急忙捂住耳朵。她和帕提古丽老师站在警车跟前,看着警察们追那几个人。吾普尔叔叔开枪了,大肚子胖子抱着头趴在了地上,那几个跑的人全都傻子一样站在那里不跑了。吾普尔叔叔喊道:“回来,要不然我开枪了。谁跑打死谁。”

吾普尔叔叔太厉害了,那几个人非常听吾普尔叔叔的话,乖乖地回来了。在警察叔叔的押解下,他们低着头,浑身颤抖着,像霜打得茄子一样,格外狼狈地来到了吾普尔叔叔的面前。大肚子胖子全身是土,就像刚从土里钻出来的大旱獭,阿依古丽看着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看到吾普尔叔叔非常严肃的脸,立即憋住了笑,捂着嘴不敢笑了。

吾普尔叔叔问道:“你们跑得比子弹快吗?”

大肚子胖子说:“我跑不过子弹,我不跑了。”

叶尔肯抖动着身体说:“是他们,不是我。”

吾普尔叔叔严厉地说:“叶尔肯,你和他们在一起,还想胡说吗?”

帕提古丽老师问道:“居马汗和巴图呢?”

叶尔肯说:“在冬窝子呢。”

大肚子胖子说:“警察同志,我们是来旅游的,没有干坏事。”

一个警察打开了那辆车的后备箱,喊道:“所长,野生动物皮在这里。”

吾普尔叔叔说:“罪证确凿,铐起来。”

大肚子胖子急了,扑通跪在地上告饶:“警察同志,这东西不是我的,是他们托我卖的。”说着指着戴白帽的马林。

马林更是狡猾为自己辩解:“警察同志,我是中间人,啥也不知道。是他搞来的,让我替他卖的。”说着指着叶尔肯。

叶尔肯更是急得像兔子一样,红了眼睛叫喊道:“吾普尔所长,这不是我的,是我收的。我可没有打猎,也不敢打猎呀。”

吾普尔所长威严地说:“谁打猎,我们会调查的。现在这些东西在你们手里,你们就是非法猎杀野生动物的嫌疑犯,就要受到调查。非法猎杀野生动物,就是违法犯罪,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吾普尔叔叔的话,让他们几个人低下了头,规规矩矩被戴上了手铐,被警察押上了警车。

吾普尔叔叔对另一个警察说:“你们把他们押回派出所,我们去救孩子去。”

一辆警车鸣叫着离开了魔鬼城,朝乡派出所疾驶而去。

阿依古丽和帕提古丽老师还是坐在吾普尔叔叔的警车里,他们去了冬窝子。警车开得很快,在魔鬼城的山路上,就像飞奔的骏马。不一会儿,阿依古丽就看到了冬窝子,还看到居马汗和巴图站在门前朝他们招手,大声喊叫什么。

警车很快就来到了居马汗和巴图的面前,阿依古丽打开车门就跳下了车,一声啊哟,后面跟着的帕提古丽老师急忙扶着阿依古丽。吾普尔叔叔跟在她们的后面,笑呵呵地说:“两只小山鹰飞出来了。”

阿依古丽问道:“你们没死呀?吓死我了。”

巴图挺了挺小胸脯,骄傲地说:“我们是英雄,能死吗?”

帕提古丽老师问道:“你们没被绑起来吗?”

居马汗说:“沙拜给我们解开的。”

阿依古丽问道:“沙拜呢?”

吾普尔叔叔问道:“他人呢?”

居马汗说:“他给我们解开绳子,就骑马跑掉了。”

巴图说:“肯定跑回家了。他给我们说,他不是坏人,让警察不要抓他。”

居马汗说:“吾普尔叔叔你真的很厉害。你的警笛一响,他们吓得都尿裤子了。沙拜给我们解绳子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裤子是湿的。”

巴图也说:“我都闻到尿骚味了,臭死人了。”

阿依古丽笑了。大家都笑了。

巴图很认真地说:“真的,骗你们是小狗。”

吾普尔叔叔上前把居马汉和巴图一下搂在自己的怀里,赞扬地说:“我的小英雄,回家给你们庆功。帕提古丽老师,你的学生帮我们破了一起非法猎杀野生动物的大案子,我要好好谢谢你和你们学校呢。”

帕提古丽老师脸红了,说:“我回去向校长汇报,要全校表扬他们,向他们学习。”

吾普尔叔叔摸着居马汗和巴图的头说:“好巴郎,真是小英雄啊,但是叔叔告诉你们,以后你们不许自己去找犯罪嫌疑人的证据了,太危险了,你们还小,如果发现什么可疑的事情要及时告诉老师和警察叔叔,警察叔叔会去抓坏人的。听到没有?”居马汗和巴图红着脸点了点头说;“我们记着了。”吾普尔叔叔又笑着说:“还得辛苦一下小英雄们回去到派出所,做个笔录。”

巴图不明白问道:“我们还要做笔录呀?”

吾普尔叔叔说:“具体案情我们要记录下来,向上级公安局汇报呀。”

居马汗和巴图异口同声地说:“听吾普尔叔叔的。”

阿依古丽和帕提古丽老师跟着吾普尔叔叔上了警车,居马汉和巴图骑上了自己的马跟在警车的后面,他们离开了魔鬼城,朝家的乡村方向奔去。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您是第位来访用户

主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    承办:七师信息管理技术服务中心    新ICP备07500204号    公网安备66070002000051
copyright © 2018 nongqishi inform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992-6687114 e-mail:btnqsx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