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噶尔文艺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准噶尔文艺
乌 鸦
信息来源:文联张鲁文 日期:2018-01-09 12:04:37 【字号: 】 编辑:文联张鲁文

 

山十牵牛刚出院门,就看见院门外的榕树上蹲着一只乌鸦。山十的心咯噔了一下。在这一带,乌鸦是厄运的代名词,是凶兆。山十想赶走它,但没有。山十假装没有看见,往后山走去。

朝阳下,草叶上的露珠晶莹剔透。

山十将牛绳缠到牛角上,拍下牛屁股,那牛,跑几步后,停下,低头啃吃青草。山十找了块石头,坐下来,目视着青色的山坡,心里,还在想着榕树上的那只乌鸦。思来想去,觉得应该给老婆提个醒,便拨通了老婆的手机,告诉老婆,说在他没有回去之前不要出院门,一定。之后,又给儿子打电话,儿子一家说今儿过来。儿子接电话后,说假都请了,怎么不让过去了,为什么呀。山十说,不让就是不让,没有为什么。说过后,山十心里刚觉得踏实些,就听有人喊:谁的牛!谁的牛——

顺着声音看过去,山十看见他的牛正往一头水牛身上爬。水牛的主人菊花,手捉鞭子,边抽打边喊叫着。

山十见了,跑过去,伸手去解缠在牛角上的绳,以便拽开牛,没想到,那牛,好像发现了主人的企图,头一低,再一扬,山十被摔到地上,左大腿根部,让牛角划开了,有血,流了出来。

菊花见状,也不顾自己的牛了,扶起山十,往村医务室走去。到后,菊花抹了把水淋淋的头发,告诉村医荷花,说牛还在山坡上呢,走了。荷花扫眼山十,说菊花你放心。说后,荷花便开始给伤口消毒,止血,划伤不是很重,清理后,上药,再包扎好就行了。可就在包扎快结束的时候,荷花的男人回来了,见自己女人的手放在一个男人的大腿根上,上来就甩了山十两巴掌,还凶:混蛋,这地方的病,谁让找我女人了?山十想解释,可那男人,拳头攥得嘎嘎响,咆哮:滚——

山十连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离开医务室的。

走在路上,山十想起了院门外榕树上的那只乌鸦,果真是凶兆啊,山十恨的牙根根都痒痒了。山十后悔,后悔看到那只乌鸦时,没有赶走它。为什么不赶走它呢?也许,赶走了,自己就不会……这样想着,山十便加快了步速,很快,就到史河了,过了桥,不要十分钟,就可以到家了,就可以对付那只乌鸦了。现在,山十已走在桥上了,只是,让山十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掉河水里了。呛了几口水,他似乎明白了,那只乌鸦,给他带来的厄运,还在继续。他本来就是旱鸭子,身上又有伤,扑腾几下,绝望了。这时候,他发现刚刚让他滚的那个男人,朝他扑过来。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河埂上,那个男人踢他一脚后,说本想撵上来,再揍你狗日的,没想到呀……那个男人走了。

山十躺在河埂上,目视着蓝蓝的天空,心里,仍在想着院门外榕树上的那只乌鸦。山十后悔,后悔看到那只乌鸦时,没有驱赶它。山十想,当时要是把它赶走了,也许……这样一想,山十摸出手机,拨号,没有反应。山十清楚,这手机不防水,坏了。山十躺在那儿,思想:老婆会不会出院门?出了,会不会看见那只乌鸦?看见了,会不会驱赶?又想起儿子,儿子从小到大,凡事都爱刨根问底,儿子一家,会不会回来?回来了,会不会看见那只乌鸦?看见了,会不会驱赶?这么多问题涌过来,山十再也躺不住了。山十慢慢爬起来,向家挪去。

那只乌鸦,果真还悠闲地蹲在那儿。山十轻轻溜进院内,老婆见他浑身湿淋淋的样子,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山十忙用眼神阻止了老婆将要冒出来的话,找出猎枪,装上药,出了院门,正抬枪瞄准,邻家小孩跑过来。那小孩直接跑到榕树下,手指着树上的乌鸦,扭头对跑在后面的女人说,妈妈,我的风筝,它在这树上呢……

原来,那是一只乌鸦形状的风筝。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您是第位来访用户

主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    承办:七师信息管理技术服务中心    新ICP备07500204号    公网安备66070002000051
copyright © 2018 nongqishi inform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标识码:BT07000012    联系电话:0992-6687114    e-mail:btnqsx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