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噶尔文艺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准噶尔文艺
精灵般的黑夜
信息来源:文联张鲁文 日期:2018-01-25 12:26:16 【字号: 】 编辑:文联张鲁文

             

这些散兵游勇般疲惫不堪的黑夜,这些长途跋涉后激情仅存的黑夜,这些揉进我眼睛里露珠般的黑夜,它们蹲伏在我的脚边,等待一切时机,好窜出来消灭那些白昼。

我无法猜测是谁喂养了这些精灵般的黑夜,它们有黑钻石般的羽毛、它们有繁星一样的明眸、它们有蛊惑一切又掩埋一切的力量,也许这就是黑夜的魔力。

也许上帝同时在左右手上分别放上了黑夜和白昼两个精灵,这两个精灵就足够统治人类。我害怕黑夜,害怕它无处不在的诡异气息,害怕那些被埋葬的光线再也回不到白昼,害怕一不小心坠入夜的万丈深渊。

夜总是在制造着绸缎一样光滑而又难以琢磨的黑,那些黑一点点的堆起来,像峰峦叠嶂的山峰,又像是蜿蜒曲折的噩梦,它们相互纠缠又喷吐毒蛇的汁液,有时先知们也会借着梦境向人类发布寓言,那是人类永远无法破解的谜团。

我不懂佛教中的阴阳八卦,但我知道人类是生存在阴阳两面的夹缝中的,宇宙不可预知的部分像是一个黑洞,我们身陷其中,却无力诠释自己的迷惑。

我总是担心那些隐没在黑夜中的事物,它们浸没在黑夜之中时会有什么变化,我害怕那些变化,我害怕一棵树披头散发地跑到我跟前来跟我说话,我害怕那些鸟儿都幻化成非人非鸟的精怪在黑夜游荡,我害怕那些隐形世界的人类在黑夜出来游行。

黑夜总是让我心生惶恐,它隐藏在我内心最虚弱的地方,伺机向我发起进攻。我不愿意一个人走夜路,我担心我的头发会忽然不满足趴在我的头顶,要愤怒地站起来示威;我担心我的影子会受到神秘力量的指引,而与我反目。

我感到黑夜有一种离心力,它会左右原本属于我指挥的我身体的宇宙,它们被一种强大的磁场所控制,那时候,我溃散的意志和无序的肢体就开始背离我,它们各自都要寻找自己的出路。

那时候我是多么想逃啊,逃离自己,逃离黑夜。我总是像鸟儿一样在夜色弥漫之前赶回自己的巢穴,我感到作为人类的幸福,我不必像鸟儿一样住在树枝上,也不必担心露天的鸟巢忽然就会变成盛雨的雨具,也不必担心一阵狂风就会把用茅草精心编制的巢穴吹跑。

我可以心安理得的在自己坚固的房子里躲避黑夜,在人类的智慧上安然入睡,那坚固的墙壁像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些妙曼的灯盏在模拟白昼,我松弛的神经让我忘记了黑夜的恐惧。

有时,我推开窗,看夜的黑丝绒上繁星满天闪耀着奇幻的天象,我甚至可以把黑夜切割成若干部分,读书、写作或听音乐,幸好那些悠闲的睡眠会来拯救我,被神赋予了魔法的眼睛是神奇的通道,可以带我们离开黑夜抵达白昼。

可是,黑夜就是黑夜,它有黑夜的性格和威严,黑夜会暴露它无处不在的危险。谁细想过那些四处奔逃的小兽、柔弱的昆虫以及大自然里的一切生物是怎样度过黑夜的,它们是否要时刻睁着惊醒的眼睛?

可是,当那些终于没有熬过黑夜的生灵放弃了生命,新的生命又在那儿启程,我们不得不感叹生命中隐藏的残酷。

在每个黑夜从我的眼睛里褪去它的面纱,我都会感恩黎明,感恩我们的祖先带给我们的文明,让我们非常体面的度过黑夜并规避它的凶险。

我无法猜测是谁喂养了这些精灵般的黑夜,但那些无数会飞翔的文字会带我逃离黑夜这隐秘的沼泽,直至抵达辽阔。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您是第位来访用户

主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    承办:七师信息管理技术服务中心    新ICP备07500204号    公网安备66070002000051
copyright © 2018 nongqishi inform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992-6687114 e-mail:btnqsx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