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噶尔文艺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准噶尔文艺
和竹居
信息来源:文联张鲁文 日期:2018-04-16 12:00:55 【字号: 】 编辑:文联张鲁文

 

我的一个乡下朋友,有一所座落在村尾的独家院,很是幽静。院内既沒养花,也沒种树,只在房前栽了一片青竹。院中摆着一方青石小桌,绕桌放了四个鼓形白石坐敦,此外无一陈设。整个院落显得清雅古朴,干净利落,第一次造访就喜欢上了这个清静的所在。我对朋友说,这宅子就叫“和竹居”吧。不过这名字可不能白送,报酬就是我不时会来住上两天,你可别不耐烦。他自是满口应承,并显得十分高兴。

这位朋友既非诗人,也非画家,只略识几字,根本算不上文人。能有如此情调,我想和他唱了大半辈子戏有着密切关系。我国的戏曲源远流长,文化底蕴厚实,他在几十年的演艺生涯中,不知扮演过多少才子佳人和帝王将相,不知吟唱过多少诗词文章,经历了几多风花雪月和悲欢离合。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浸润数十春秋,即便是根木头,也会生岀几分"雅致"来,何况他还是个很灵动的人呢。

在后来的几年里,我每个季节都会去小住两三天,遇上刮风下雨或飞雪的日子,就多住一半天。而我的朋友老嫌我住的时间短,总会苦苦相留。至今想起来还十分温暖。

每次去总要带了礼物,还要带一些自己喝惯的茶叶,打着看朋友的幌子住下来。其实心里想那片竹子的念头比想朋友的念头还要重些。现下想起来,很觉对不住这朋友,连带着也感到对不起他栽的竹子——多年来在那里近竹、听竹、赏竹,得到不少精神享受,却未为他们写下只言片语,实感歉疚。于是就写了下面的文字,算是补偿吧。

一夜春雨,竹新如洗。新笋初露,像婴儿般嫩活。小小竹林,一片盎然。碧绿青翠,生机勃勃。

入夏,老竹新篁,随风搖曳,枝疏叶密,绿荫宜人。坐白石敦,对千竿竹,品矛尖茶,听知了唱,心头一片清凉,对竹就生出深深的感激之情。

秋来,群芳凋零,草木萧条,而竹青翠依然。风敲竹韵,轻清可听,雨打绿叶,细语娓娓。不论高拔老竹,或修亭新篁,均透着灵秀之气。潇潇洒洒,不媚不俗,风流倜傥。

冬日飞雪,万物俱枯。雪压冬云,天地阴抑。而竹一身傲骨,挺拔如常,不屈的品格让人景仰。夜卧室内,静听雪声。晨起观竹,雪疑绿叶,若绽琼花,竿青胜昨,翠碧似玉。冷冽的空气中,似可闻到竹那独有的清馨之气。

竹之为物,非花非草,非稼非木,清灵秀逸,自成一类。实造化灵感突发之杰作,诚上天对世人深情之眷顾。

竹之为器,做简做筆,中华文化的发扬光大,其功甚伟。 做箫做笛,宫商巧啭,可发天籁之音。至于碗、箸、筒、杯,簾、椅、床、席,日常生活无处不用,与国人关系密不可分。

竹之品性,不媚不俗,不亢不卑。不畏寒暑,四时常青。飘逸灵秀,劲节铿锵,凛凛然有君子之风。

古人种竹、赏竹、画竹、赞竹,对竹的喜爱与敬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连喜欢美食并发明了“东坡肉”的苏老先生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古人对竹喜爱之深。竹已渗透到我们的文化骨髓和民族精神里,说竹是中华民族精神和文化的一种象征一点也不为过。

我既不会泼墨为画,也不会吟诗作赋,但却与古人一样,打心眼儿里爱竹敬竹。这几行拙劣的文字,就算我对竹由衷的赞美和敬意吧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您是第位来访用户

主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    承办:七师信息管理技术服务中心    新ICP备07500204号    公网安备66070002000051
copyright © 2018 nongqishi inform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992-6687114 e-mail:btnqsx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