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噶尔文艺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准噶尔文艺
惜妍的“城”
信息来源:文联张鲁文 日期:2018-07-31 13:45:07 【字号: 】 编辑:文联张鲁文

认识惜妍是在2015年10月赴湖南的火车上。与我邻座的两位女士唧唧咕咕在可着劲地聊文学。第六感觉告诉我:我们可能是一伙的——湖南毛泽东文学院新疆14期作家班的学员。一搭讪,果真是也。一个是惜妍,一个是晓寅。两位都是较有名气的写作者。我临行前带了本《奎屯文学》,上面正好有篇晓寅的散文,由此,距离一下拉近了——虽未谋面,早已以文闻其大名。

短暂的10余天,我们一同学习,一同研讨,一起逛街,随意说些话题。当然了,说的较多的当然是文学的话题了。

那时候,我正在操心我的第三本书《前面有座山》的出版事宜。她听后,定定地又问了一遍我的书名。我说:《前面有座山》。她很兴奋或者很激动,说,自己的书也在出版运作中,书名是:《远方有座城》。这真是机缘巧合、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当时我开玩笑说:下次见面,要有接头暗号的。我说:前面有座山。你说:远方有座城。

我写的“山”,是我的家乡前山。集中写了我的家乡的一些事物,我(我们那代人)的童年时光及团场风情,折射出团场的发展脉络,呈现兵团的缩影。

回去后,大家互有联系。我的书出版后给惜妍寄了一本。正赶上她春节值班。她在春节期间,看完了我的书,并且洋洋洒洒给我写了近万言的书评,给予了肯定,还谈了得失。这让我倍感幸福满满。2016年,七师、伊犁、奎屯、四师四方作家协会互动,惜妍来到奎屯,我们再次相见,惜妍更加知性了。问及她的书,说:还在出版社呢。她说不急。哈哈,她不急,我说我很着急啊——感叹这次的接头暗号没有对上。

今年,终于等到了惜妍的书出版,并且几天之内就见到了惜妍寄来的书。我就利用值班时间,断断续续地看完了惜妍的书。《远方有座城》,城,是伊犁。写了自己及其家人、亲戚,左邻右舍,民族发小;草原、一些街道,一些树,一些鸟。读后感我就不说了,惜妍的文友有的已经出手,写了大块文章进行了评论,我也就不赘言了。

想到“写散文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这个话题。现在写散文的人很多,只要是我认识的朋友、同事以致包括领导干部,都能随手写出几篇散文来。新疆评论家何英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对散文的态度变得随便起来,后来就越来越随便。散文成了差不多人人都能写的文体。散文也还在多少带点‘艺术’地适时点缀着日常生活,充当一下茶余饭后的小甜点……”像现在的纸质媒体,基本上都有一块文学版面。而这一块文学版面又是多以散文为主打产品。这样的散文,是“小甜点”,很大众化了,也很俗了。可见,散文成了人们必不可少的生活点缀。

我甚至怀疑了,散文人人都可以写之、为之,轻而易举就可以被人拿下,这还叫艺术创作吗?

我的观点是:一切艺术作品皆为创作。我曾经在师作家协会举办的一次散文笔会上以《散文创作要有特色》为题。谈了自己的看法,大意是:

创作就是创造,创新,是第一次出现的事物。而且不可复制、不可模仿。当下大行其道的小女人散文、写亲情的、写感悟的、写一点小感动的散文,这些东西看起来简直如出一辙。我们不妨把这些作品换个时间、地点、人物,或者把“爹”改成“娘”,把“哥哥”替换成“弟弟”,就能“克隆”和“复制”很多这样的文章。这些文章的“中心思想”就是给你讲些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的“为人之道”和“人生哲理”。这些所谓的散文有共性而没有个性。共性的作品终将成为平庸的作品,你发的作品再多,读者记住的永远是有个性的作品。因此我的观点是:写散文(当然也包括一切形式的文学作品)都要有自己的特色!像余秋雨的文化散文、周涛的散文、刘亮程的散文,他们有意无意之间建构起了自己的“理论”体系和“价值”体系,有了自己的“精神大厦”。

 《远方有座城》是不是惜妍搭建的艺术大厦呢?

舞文弄墨很长时间了,突然想到写作者与地域之间的关系问题:

比如巴尔扎克与巴黎,老舍与北京,鲁迅与绍兴,沈从文与凤凰,董立勃与下野地,刘亮程与黄沙梁,他们的心时时感受着那块土地的温度、欢乐与痛苦。他们的生命与土地渐渐地融为一体——从精神到形象。一提起他们,可以想到这个地方,这些地方由于作家的存在,变得灵动起来。

《远方有座城》不仅是一个发现美、感悟美、创造美的过程,还是一个自我改造和救赎的过程,它教会我们爱,爱生活,爱自然,爱人类;她让我们相信,文学能够让人心变得敞亮宽善,让生命更加丰厚完美。

总归,感觉惜妍这本书:皮皮子也好,瓤瓤子也好。《远方有座城》散发着伊犁这座城的味道,这就足够了吧。

我曾经断言:由于《远方有座城》,伊犁会大放异彩;由于《远方有座城》,伊犁人民会记住惜妍。

惜妍知性、谦虚,把我的断言删除了。

诚哉斯言,今年8月,从伊犁传来一个消息,惜妍与她的《远方有座城》获得了伊宁市首届伊宁文艺奖。

这算我的吉言一言中的吧。

加西亚·马尔克思把文学称作“玫瑰园”。在这里,我借用这位文学大师的话,让我们 “沿着不曾走过的那一条通道,通向我们不曾打开的那扇门,进入玫瑰园”吧。那里,盛放着全世界所有的温暖和光明,也盛开着你我的梦想和爱!

《远方有座城》,惜妍打造的城,玫瑰花盛开。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您是第位来访用户

主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    承办:七师信息管理技术服务中心    新ICP备07500204号    公网安备66070002000051
copyright © 2018 nongqishi inform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标识码:BT07000012    联系电话:0992-6687114    e-mail:btnqsx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