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噶尔文艺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准噶尔文艺
一座冰川,一条河
信息来源:文联张鲁文 日期:2018-11-05 13:10:11 【字号: 】 编辑:文联张鲁文

大自然长着爱恋的、神奇的心肝,它既朦胧又清晰,既远不可及又近在咫只。

——阿多尼斯

大轿车在游过九曲十弯的山路后,停在了天山大峡谷一环线中海拔最高的天门观景点。东面仰望,青山相牵矗立云间,雄壮的气势,令人心折。放低视线,一棵棵枝叶纷披的爬地松,点缀在七月的山坡间,如深绿色绒线走针于翠绿色的绒毯,竟有别样的秀丽。

散文笔会采风团的作家们驻足惊叹,在他们的惊叹里,我忘记了自己曾经来过。自然这部大书,最经得起反复翻阅和欣赏,且感觉常新。

观景台。面北俯瞰,视野大开,心亦旷远。乔亚草场裙摆飞扬,旋出绿色的辽阔,也只有天空能与之对舞。

看,一号冰川。乌市作协主席熊红久手指远方说。

我闻声惊喜。放眼远眺。一号冰川正安卧于天格尔雪峰的北坡,在阳光下闪出耀眼的银光。

一路上,借助着导游的解说和手中的天山大峡谷旅游景区游览宣传彩页,我与照壁山、碧龙湾、天鹅湖、牛牦湖沟,乔亚草场、天门这些风景一一亲切相认。此刻,要不是熊主席一语点拨,我会陷入相逢对面不相识的混沌,那才真叫遗憾。

我无法丈量出脚下的观景台与一号冰川的距离,但我清楚地知道,我站在一个合适的距离。我亦发现,当我怀着一份纯粹的爱欣赏它时,我的内心便被宁静和崇高的情怀包裹……

八年前,我以一名游客的身份靠近一号冰川,触摸过冰川的寒入骨髓,目睹过源头细流汇聚的震撼景象。游玩结束后心里的不安,一直蛰伏于心底。所幸2016年的3月,自治区终于出台了一项政策:十三五期间新疆将取缔冰川旅游。这个消息犹如春风,吹走了我心底那些细小而顽固的不安,也让我感到庆幸,为内心的不安终得赦免,为冰川终于回归清静。

政策的干预是明智的、必要的。它阻挡了热衷于将生活半径扩大N倍的、日益庞大的有车一族的入侵,减缓了冰川生态持续性的恶化速度。作为旅游景点的一号冰川,十几间里经济效益不佳,受到的破坏却很惊人。这账不能不仔细算算。人,不能一边享受天恩,一边辜负天恩。叫停冰川旅游,为时不晚。

有些风景只适合仰望与远眺。比如一号冰川。作为乌鲁木齐河的源头,它不需要人声车噪。这座拥有480万年历史的冰川,是自然从容走笔的结果,亦是造化给予人类的福泽。过分亲近它,危害不言而喻。

作家们纷纷选取最佳角度拍照。一号冰川,被群山簇拥着,是背景里的点晴之笔,叫人不由肃然又欢喜。我静静站着,从雪峰闪耀的银光中,听到了乌鲁木齐河的歌唱。

2008年的夏天炎热异常。为了避暑,我与几个朋友驱车去了乌鲁木齐一号冰川。进入乌鲁木齐河的河源区后,车走上盘山路,仪表显示海拨渐高。朋友说到了北山羊,很惋惜,怕是连它陈旧的粪便都看不到了。头两天读过的诗人王锋的诗句跃入脑海:

然而,一个多月来我们天天厮守
看不见北山羊,看不见从它们身上掉下的毛坨,

北山羊隐进了山体,像神那样,

追山逐水的兴奋一下子被泼了凉水,众人沉默。

世界上每年都有各种动植物灭绝,北山羊杳不得见,不过是此等刺痛神经的消息中的一个。以逃遁保全生存,表达抗议,北山羊会躲到哪里?

四个小时后,在柏油路的尽头,我们的越野车没有停下,而是沿着土路一鼓作气,跑到了海拔3840米的地方。路标指示前方已没有路。

下车。骤然间掉进巨大的寂静里,所有人都感觉不自在。山风清冽,天空蔚蓝得凝重。燥热早被掸拂一空。山下、山里已然两个世界。但很快,就有人发声,刻意打破那莫名的尴尬。

或许是海拔高的缘故,或许是肩负着上天派驻的特殊使命,四周这些有着紫色轮廓,与一号冰川一样古老的山,气质冷峻,坚硬傲然。低头看脚下,褐色的土地上,点缀着零星的绿色,更多则是碎石。

离我们所站位置比较近的冰川有三处,分别从三座山的背阴面,沿着山顶斜铺下来,像被弄脏的白色盖布,搭在山腰上,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壮观圣洁。

我心里有一点失望和不安,也许,离都市近的结果,就是失去洁白。

朋友惊讶地说:两年前来看冰川时,冰舌还在山脚,现在已经退到山上了!

闻听此言,剩下的人不禁惴惴。气候持续变暖固然是一方面,人多车稠到此一游,失于环保,已是不争事实。

北山羊渺不可见,冰川却近在眼前。是远远地看上一眼,还是到跟前看看它究竟有多高?犹豫了片刻后,我和一个朋友向最近的一处冰川跑去。

一股喧急的流响,挡在我们面前。溯流上望,三十米外,巨大的冰川巍然屹立,它提醒着我们,乌鲁木齐河发轫于此。我们躲开粗壮的水流,跑到冰川跟前。距离造成的错觉在这一刻崩塌:时光重叠在一座古冰川上,近身跟前,才发现它大到令人敬畏。我的想象突然被打开,在我目力不及之处,冰川与天格尔峰绵延上下、相与为一,正对天空朗诵着自己的诗篇吧,千万年来不曾改变默契。

举头向上望去,几十米高的冰舌顶起蓝天的清明,颇为雄壮。在泰山之巅,在大海之滨,我曾赞美过自然的雄奇和辽阔,叹息过自身的渺小。但在巨大的冰舌之下,我心悦于自已的渺小,我甘心臣服于它的宏伟。我甚至嫌它不够巨大,不够厚重。坦白地说,这是私心使然。

冰川远看,静穆凝固,带着些寂寞的况味。近看,才知它片刻不息。

在阳光的助威下,冰川最外层晶闪莹蓝的冰珠正在进行着一场革命,它们发出尖细的声音,奋力将凝固的晶莹打破,化为一滴水又一滴水,而后汇集成粗细不一的水流,或从山岩上滚落,重重砸在地面上,或从冰舌底部突围。这些落到地面的水流循地势寻找流向,再拥抱彼此,集结为力量强大的河水,携着黄色的泥沙,声势激越,沿着千年万年形成的、匍匐着无数石块的宽阔河道,没有半点犹豫地,呼啸着朝山下冲去。

源头,原来是这样的:它是动态不息的,又是专心执着的。从冰冻到融解,从万流齐心汇聚成一条伟大的河流,一号冰川演绎出生命的另一番气象。这神圣的水源地,冬去夏至,周而复始,运行着自然的法则,输送着造物的恩典,才有了山下那丰饶的绿洲、现代的城市。

造物无言却有情。

站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洪荒天山孕育出万年古冰川,它们一同穿越亘古的时空,在大地上写下了480万年的抒情乐章。在琼花落尽天不惜的汪洋恣肆里,天格尔峰迎风呼啸、誓守冰川;在芳菲人间绿满园的季节,天格尔峰肩举一号冰川,俯瞰盆地、湖泊、田地、城市灯火。这时,有谁还不懂,它的高冷,正是它的深情?

或许,只有怀着一份敬畏和谦卑,才能真正意识到这神圣的水源地,亟需保护。否则,近身冰川,就只能留下浅薄的愧疚感。

天格尔峰的八月,保持着克制的温度。时光是如何在这里走过的,幽幽玄冰,古老的岩石碎块,凌厉的风……不必探究了。它们与时间的角力,早写在天地眉间。想想看,我们也不过是天山脚下卑微的生存而已。未敢流连,我们踩着碎石,跳离了万流夺路而泻的山坡河道。

溯流而上。

数次去过一号冰川旅游探险的朋友在说着见闻。我却偏偏对源头一词上了心。我想起童年爱过的一眼泉,它溢出的泉水流进了大草滩;想起沈阳,那里埋藏着我爷爷更换掉的姓氏。

都塔尔的两条弦,鸟雀做窠的树杈,厚重的黄土,青萍之末,东方的地平线,母亲温暖的子宫,莫不是源头。甚至语言,我们的心和眼睛。

左眼里,装不下长河;右眼里,装不下山崖。双目随意一裁,便是一帧苍山流云、峡谷松柏的美景。但到底,我被山涧的流声鼎沸所吸引,那是乌鲁木齐河,它如矫健白龙,正头也不回地向山下跑去。

或许,是身体基因里对水本能的依赖在起作用。一见到水,我就心热。涓涓细流抑或汹涌浪涛,碧波万顷抑或黄流一泻,凡落在我的眼里的,便流进我心底,成为长久的记忆,流呀流呀,无始无终。

乌鲁木齐河,系住了我的目光。我知道,我望见的是须臾,滑过眼眸的总是一段全新的雪白。

我的目光,粘在了它生气勃然的河水之上。我知道,这可能是一种宿命般的皈依。

那一瞬间,天荒地老。

溯流而上,我们在翻阅乌鲁木齐河的前世今生。只是当时心意轻慢,对一座冰川,一条河之间的巨大关联,还陷于常识性的肤浅和浪漫的臆想中。

离开天格尔峰和一号冰川,顺流而下时,情形变了:我的内心长出了一些星辰,它们想守住一号冰川,守住乌鲁木齐河。

在相对平坦的岸边,我们停车小憩。时值七点,山随日昳。青草芬芳的河边,仍流连着贪凉的人群。一顶账蓬,一块毯子,一个防潮垫,就承住了友情、天伦之乐。

我在河里找了块青黑色的石头坐下。暂时放空自己。

河水湍湍奔流。很快,耳朵里的声音变成了千姿百态的花朵。我凝视着流水,盯着盯着,感觉心跳跟上了水流的节奏,恍然间觉得与身下的石头融为一体。山在头顶,树在山上,流云在天,我在河里听流水。真好。

梭罗说凝望着湖水的人可以测量自身天性的深浅。凝望一条河,什么也不想。石头如舟,载我渡着水音和浪花,我只需倾听抑扬顿挫,只需将踏实而又感恩的情绪默默地向一座冰川,一条河表白。

没有逝者如斯夫的感慨,不是因为它不如长江浩渺,而是因为它的珍贵。时间会流逝于人们的面容和喟叹,一条河只会流逝在大地的胸膛。乌鲁木齐河走过214公里,滋养着5803平方千米的土地生灵。它竭尽所能地供养着土地,最终散尽所有,倒在沙漠里……

我喜欢水,喜欢河流。几乎没有理由。我喜欢这样的一刻:目光随着流水奔跑,情思跟着流水飘远。窝居城市一隅,这样的时刻并不多。

我相信,天下之人莫不爱水,爱其利万物而不争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的品性。更何况,水成就了生命、文明之蓬勃。

乌鲁木齐河,带着天道的谕示,直奔山下而去。

朋友没有闲着,他拿出后备箱里的纸箱,开始捡拾散在河边的易拉罐、矿泉水瓶和一些五颜六色的包装袋。我加入了他。

那天,我听到内心深处的声音:任何对河流的轻慢都是对众生的藐视与背叛。

下山,是一个重返燠热的过程。我们必须回到山下,重新投入万家灯光。在那里,乌鲁木齐河等着我们……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您是第位来访用户

主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    承办:七师信息管理技术服务中心    新ICP备07500204号    公网安备66070002000051
copyright © 2018 nongqishi inform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标识码:BT07000012    联系电话:0992-6687114    e-mail:btnqsx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