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噶尔文艺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准噶尔文艺
听刘亮程先生谈文学
信息来源:文联张鲁文 日期:2018-11-16 12:09:40 【字号: 】 编辑:文联张鲁文

 

2001年初,我在书店里发现了刘亮程先生的《一个人的村庄》,随便翻读了几页,因为一种异样的阅读享受,便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我的直觉是,这是一本非同寻常的书。此后的一段时间,我便一直沉浸在这本书所带给我的无尽的快乐之中——书中那个令我无尽地神往的黄沙梁和作品本身诗与思兼具的语言 

刘亮程先生的散文似乎成了新疆这块神秘土地上的名片,让我对其充满了无尽的神往。研究生毕业后,如同鬼使神差,我的工作竟然找在了新疆。不知道这是不是命中注定的?到新疆后,我的心中有一个夙愿,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见到刘亮程先生。在我的心目中,我视之为我在散文写作上的一位精神导师。

为此,我等了将近十年。

2017328日这一天,我的夙愿终于变成了现实。这应感谢兵团七师举办的文学创作研修班。这次难得的机缘缘于作家地红先生的提醒。这天下午,我心想事成,在七师民兵训练中心见到了刘亮程先生。当一个人强烈的心愿遇见合适的机缘,这种美好的相遇便水到渠成的发生了。这当是人生的一桩快事,值得记录下来并慢慢地进行咀嚼。

这天下午,参加研修班的学员们早已坐在二楼的多功能厅里等候着刘先生的到来。快四点钟的时候,坐在前排的我突然回过头去以后,看见刘亮程先生在七师文联副主席新豫先生的陪同下走进了多功能厅时,我便热烈地鼓起掌来。顿时,整个大厅掌声回荡,令人感奋。我想大家热烈的掌声最能表达对这位被誉为乡村哲学家二十世纪中国最后一位散文家的深深敬意。许多年来,一位传奇作家,此刻就真实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恍如梦境。刘亮程先生身材修长,头发稀疏。一袭黑色中式衣裤,让人感受到一股清新俊逸之气。当两人走近主席台前停下来时,刘亮程先生首先向在座的各位文学爱好者深鞠一躬。这一动作让我印象深刻而难忘,且满含一种感动。整个大厅再次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然后刘亮程先生在主席台就坐。在新豫先生对其作了简要的介绍以后,刘先生接过话题便开始讲开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刘亮程先生以自己早年在沙湾县农机配件门市部的经历开头。他讲自己为了挣更多的钱,他的梦想是修飞机。这个故事听来本身就有一种梦幻般的色彩。他说他在屋顶上用木板写了飞机修理配件几个大字,然后便一直等待着一架需要修理的飞机的出现。有一天,当一架飞机真的在村子里降落时,他便带着一群人去修飞机。讲到这儿,正当大家听得入神的时候,刘先生的讲述却戛然而止。后来,我想刘亮程先生大概是想用这样的一个故事,以此为隐喻,告诉读者文学的本质一半是真实一半是虚构吧。

对于读者来说,最关心的莫过于他对于文学及创作的认识。对于我来说,自然不愿意错过他讲的每一句话,并认真地在笔记本上记录了下来。

关于文学,刘亮程先生说文学就是我们想过而没有实现过的一种生活,这种生活在远处,在天上,在身边。文学是回忆,是回过头去捡拾。好的文学都是有梦幻色彩的,文学是梦学,成就作家的是梦。文学就是虚构,文学一开始就进入了一种虚构。

关于作家,他说作家什么也不做,是一些想完了而不去做的人;当作家状态出现的时候,一个人才是作家,作家又是让灵感永驻的人。没有灵感的时候,作家与其他人没有什么区别。他认为素材不能成就一个作家,成就作家的是其内心的丰富性,文学呈现的是作家个人内心的丰富度而不是体裁的丰富度。他说作家一生下来就老了,他们有着八十岁的相貌,却内怀赤子之心。

关于创作,刘亮程先生说每次写作都是重返人生,写作是对平凡生活的挽救。这句话让我想起了以前听到过的一句话,写作让人活两辈子。刘先生对此的认识则更深入。他说作家用文学解决人和世界的关系,文学帮助我们确认人间,文学都是在考量人间。所有的优秀作品都让人们复原人性,这是文学的底线。我们过的都是局部的生活,它提供给我们的都是人间的生活。

关于散文,他说散文是一些往事,是人生的第二次经历,有些散文是没有睡醒的往事。写散文就是聊天,就是将地上的事往天上聊。散文的指向是将实的往虚里说,是无中生有,地上的往天上说。日常生活中的传闲话是标准的散文体。刘先生的这句话让我对传闲话有了新的体认,从此不再对其抱以绝对的偏见。他说散文是故事的某个片段。散文家在生活的旧账中翻出新鲜来,散文有办法让生活停住了。

关于散文和小说的比较,刘先生说散文是中国人的说话方式和思维方式。散文和民间聊天、喧谎(聊天一词的新疆表达)体系相互影响。散文从哪儿开始和从哪儿结束都可以,小说不行。同散文相比,小说塑造了许多人物,而散文只是需要塑造一个人物,那就是第一人称的。他认为写散文要放下负担,脑子里不要有文章的概念。首先要把我想清楚。散文是单口相声,是书法,小说是叮叮当当,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戏剧。他认为散文的标题不应是挡在作者前面的一种障碍。标题是天边的云,是长在天边的一棵树,标题不应该是一根拴驴桩。关于散文的虚构,他说不能超过人的感知范围。他认为小说的推动力首先是一种情绪。
    另外,他还谈到他的代表作《一个人的村庄》的价值在于成功地塑造了一个闲人的形象,闲人使所有无意义的事情有了意义。关于乡村和农村,他认为乡村是一个过去式,是自治自足、自娱自乐的地方,而农村是一个生产粮食的地方。乡村和农村这两个概念,我们常常将他们纠缠在一起。刘先生则给出了它们两者之间的诗性区别。

刘亮程先生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对于生存生活生命睿智的理解与深情的诗意,可以说这种风格在他的整个讲座中是一以贯之的,这也许再次体现了他的诗人和哲学家气质。在整个讲座过程中,有时,大家虚怀若谷,整个会场鸦雀无声。有时,大家又会被他的幽默所打断而纷纷鼓起掌来。关于刘先生的讲座内容,我觉得我很容易理解,甚至说是感同身受,不知这能否算作我和刘先生在精神上的一种相通?在我听来,他的每一句话都是充满刘氏特色的创作理论的经典表达。就像他的散文一样,聆听他的讲座真是一种精神上的巨大享受。

讲座中间休息时间,在主持人新豫先生和作家振翔先生的陪同下,刘先生来到多功能厅下面一楼的餐厅短暂休息。我主动走到桌前自我介绍,然后请其在我带来的五卷本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刘亮程自选集扉页上一一签名留念,并送上拙作散文集《一棵树给人的荣耀》。当刘先生得知我买了这一套书时,他谦和地说了一句让你破费了!其实,对我来说,因为在大学毕业时就喜欢刘先生的著作,前几年见到其完整的自选集,自然视如珍宝,以收藏研读为快。只可惜,此前的《一个人的村庄》那个版本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下午,讲座结束后,刘亮程先生从民兵训练中心的屯兵楼下来,准备和新豫先生散步的时候,和其他几位作者等候在旁的我又一次主动上前邀请和其合影留念。刘先生愉快答应。然后,我们一同步出大门。放眼望去,七师民兵训练中心地处远郊,周围就是荒凉的戈壁滩。我想,也许刘先生在和新豫先生散步的时候,这片荒凉的土地会不会又带给他一些写作上的灵感呢?写作的秘密是谁也说不清的。事实上,刘亮程先生的散文创作带给读者的启示就是:文学创作不在于作者所处环境的热闹与否,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在于作者自己内心的丰富程度。想到晚上还有其他工作任务,我不得不在大门口和刘先生告别,内心颇觉依依不舍。

刘先生自然是中国文坛上的名家了。如果说他是一座神异的高峰,那么这天下午聆听其讲座,请其签名,向其赠书以及请其合影,都是我这位文学小学生向其表达的一种衷心的敬意。所有美丽的形式最终都是需要用坚实诚挚的内容来支撑的,我想要进一步了解刘亮程先生及其作品,还是需要一遍遍咀嚼和品读他的作品所创造的那个神秘而幽长的世界。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您是第位来访用户

主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    承办:七师信息管理技术服务中心    新ICP备07500204号    公网安备66070002000051
copyright © 2018 nongqishi inform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标识码:BT07000012    联系电话:0992-6687114    e-mail:btnqsxxh@163.com